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飘飘 博客

友谊和爱是纯洁的 让我们的心灵和爱纯净如白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 但可以控制它的宽度/我不能左右天气 但可以改变心情/我不能改变容貌 但可以展现笑容/我不能预知明天 但可以利用今天/我不能样样顺利 但可以事事尽力

网易考拉推荐

天才  

2010-07-11 11:46:37|  分类: 社会万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
  天才 - 雪飘飘 - 雪飘飘 博客
 
天才 - 雪飘飘 - 雪飘飘 博客
 

        孩子是个考试天才。孩子的母亲是个教师,父亲是个局长。孩子还在肚子里时,父母就给他制定了宏伟的计划,上名牌大学,出国留学。为了养成孩子爱学习的习惯,从幼儿园开始,父母就开始实施他们的计划,不准孩子看电视、不准孩子玩游戏……孩子也争气,照着他们的计划成长着。孩子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一直都是班上的第一名。
  高考成绩出来了,孩子考得非常好,全省的高考状元。
  记者闻讯后涌进了他的家,面对记者提问孩子不知道说啥。孩子的母亲化解了尴尬的场面,“孩子这几天累了,有啥问题就问我吧,我是他的代言人。”
  很快,孩子收到了北京某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孩子拿着通知书傻笑了半天,然后就发呆。
  母亲说:“我带你出去玩。”“没意思。”母亲又说:“那你在家看电视。”“没意思。”母亲说:“那就玩游戏。”孩子还是说:“没意思。”
  后来孩子整天坐在那里发呆。母亲问他话,他就呆呆地望着母亲一言不发。
  连续几天孩子都是这样,母亲想是不是孩子身体不舒服,就带孩子去医院,一检查啥都正常。母亲偷偷咨询了几个教育专家和心理医生,他们说孩子可能得了考试综合症,只有考试才能提起他的精神。就像一个战士,没仗可打他们内心就很寂寞。
  回家后,母亲说:“你今天想吃啥?我给你做。”
  孩子木然地望着母亲无语。
  母亲又重复一遍,孩子依然木然地望着母亲。
  母亲毕竟是个教师,她用笔在纸上写道:你今天想吃啥?A包子B米饭C面条D稀饭。
  孩子接过纸条,突然来了精神,双目炯炯有神,他在“B米饭”后边打了一个“√”。
  母亲非常高兴,看来孩子一切正常,她又在纸上写道:你今天心情如何?A好B非常好C一般D糟糕。  孩子高兴地在“C一般”后边打了一个“√”。
  吃完饭后,孩子坐在房间发呆。母亲见时间不早了,就说,“孩子,睡觉去吧。”孩子木然地望着母亲,好像根本没听见母亲说啥。母亲在纸上写道:你现在的任务是:A睡觉B不得不睡觉C一定睡觉D还是睡觉。
  孩子陷入沉思,最后笑了笑,在“A睡觉”的后面打了个“√”,然后就乖乖地睡觉去了。
  开学报到的日子快到了,母亲就开始给孩子准备行李,她突然想到孩子长这么大,他从没做过家务从没洗过衣服……可以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也从没跟陌生人打过交道,这如何是好?
  母亲失眠了。第二天,孩子把房间翻得很乱,把床都掀了起来,母亲问,“孩子,你在找啥?”母亲见孩子没反应,她立即在纸上写道,“问答题:你在找啥?”  孩子在纸上写道:“我做了一个梦,他们都在找童年,我不知道童年是啥东西,我醒来后就找童年……

        母亲眼里有泪,她转身悄悄擦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摘自刘万里的博客

 

随附:母亲教儿的人生大课

天才 - 雪飘飘 - 雪飘飘 博客
 

[儿子研究生即将毕业时,立志读博。就在这时,母亲却下了最后通牒——不许再念下去,事实上,绝非母亲短视,而是面对以呆在学校来逃避社会、拿学习来啃老的儿子,这位母亲的精神与经济都再也难以承担,她决心对自己高分低能的儿子进行再造工程……]

贫困家庭的希望:家有男儿很优秀

家住辽宁省大连市远郊的刘娥是一个贫困的单亲母亲。1989年,儿子方涛6岁那年夏天,丈夫患肺癌去世,门前的半亩薄田和屋后的20多棵苹果树,成了母子俩全部的生活来源。

秋天,儿子开始上小学。令刘娥没有想到的是,儿子从小学一年级起就表现出了超强的学习能力。小学六年间,他的成绩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名。

“老方家出了个天才”,这话在方涛上三年级时便在小镇上传开了。上了初中、高中,方涛的成绩仍然是年级第一名,而且把年级第二名远远地抛在后面。用同学的话说,跟这个学习疯子在同一年级,简直是一场噩梦。而方涛除了学习,似乎没有别的爱好,周末也捧着书看,不出去玩,更不会像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,不停地给家长惹祸。刘娥很是欣慰,儿子优秀是这个苦难母亲生活里最大的亮色。

但渐渐地,刘娥为儿子的好学烦恼起来。雨季,家里的房子漏了,她一个人顶着大雨爬上房顶修补,儿子却自顾自坐在灯下读书,窗外发生什么事他根本不知道;农忙时节,刘娥独自在地里劳作,回到家连做饭的力气都没有了,但假如她不做饭,方涛也想不起吃,好像看书真的能看饱一样;逢年过节,刘娥想带着儿子去爷爷奶奶、姥姥姥爷家拜年,方涛总是奇怪地问她:“妈,他们生病了吗,为什么要去看?我还有书要看呢!”

最让刘娥伤心的一次,是1997年3月的一天晚上,刘娥突然腹痛难忍,她几次喊方涛,同在一个屋里看书的方涛居然没听见。等到好不容易听到妈妈喊他时,他头也不抬地问:“什么事?”“帮妈拿一片止痛药来。”刘娥强忍着疼痛说。方涛应声去拿了止痛片,但递给妈妈后,却连水都没倒就转身回到自己的书桌前继续学习了。刘娥吃了止痛药依然疼得几近昏厥,不得不再次向儿子求助:“涛涛,你去卫生所找个大夫来,妈妈疼得受不了了。”方涛依然头也不抬,说了一句:“妈,你刚才不是吃药了吗?再等一会儿就不疼了。”“方涛,是不是妈妈死了,你也不能把眼睛从书本上移开?”忍无可忍的刘娥生平第一次向儿子发火了。方涛这才站起身来,也才注意到妈妈已经痛得满头大汗。那天若不是送医院还算及时,刘娥的急性阑尾炎可能就会危及生命。但在住院期间,方涛也只去看了妈妈一次,还是因为学校要收校服费。

方涛从妈妈那儿拿完钱后,关心的话也没说一句就走了。这时的方涛已经14岁,长着1.70米的大个儿,看上去像大小伙儿了。刘娥目送儿子离开,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地掉下来,感到特别寒心一一作为母亲,一个早年丧夫的女人,她一直把儿子当作自己最大的依靠。可是,儿子心中根本没有自己,能够走进他心灵的,除了书,还是书。

但刘娥还是把这些委屈与无助深深地埋在心底,她觉得儿子还小,希望有一天他长大了,会体味到做母亲的不易,会自觉地担起更多的责任。毕竟,生在这样的家庭,不读书,儿子还有别的出路吗?这样想的时候,刘娥又无限疼惜起儿子来。毕竟他是一个男孩子,如果父亲在,他一定会有许多男人的话题与父亲交流,也会多一点阳刚之气。

失望连着失望:儿子除了会读书一无是处

2001年8月,方涛考入南开大学。消息传来,整个乡都为之沸腾。要知道,这可是乡里有史以来唯一能考入名牌大学的孩子啊!而大家也知道,以刘娥的经济能力是无论如何也拿不出那么多学费的。于是,好心的乡亲纷纷解囊,力所能及地帮方涛凑学费。

刘娥还是笑不出来,儿子第一学年近五千元的学费犹如巨石压在她的心头。虽然乡亲们七拼八凑地拿出近两千元,但还缺的三千余元,土里刨食的她实在不知如何筹措。最后,刘娥瞒着儿子把自家屋后那二十多棵苹果树租给人家,签订了五年协议,换来4000元。刘娥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算落了地。

谁知临行前,他又一次狠狠地伤了母亲的心。8月19日是方涛奶奶的七十大寿,刘娥带着方涛去给奶奶祝寿。路上,刘娥想在集市上给婆婆买一件衣服,逛了两圈也没看到合适的。这时,方涛有些不耐烦了:“妈,你再逛我就回家了!我跟你不一样,不是农村妇女,有的是时间。”儿子的话如尖刀般划过刘娥的心,但她忍住了,心想:他毕竟还是孩子,说话不知道深浅。

到了奶奶家,一大家子亲戚围着方涛嘘寒问暖,方涛却迅速钻进奶奶的房间旁若无人地看起书来,弄得奶奶直掉眼泪:“要是孩子爹还在,孙子说什么也不能跟我们这么疏远。”听了这话,刘娥的心里难过极了,她不能跟别人说,方涛就是跟她这个陪伴了他18年的妈妈也是不远不近的,除了书本,方涛仿佛对人世间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很疏远。

回家的路上,刘娥提出去方涛父亲的坟上看一眼,方涛却说:“看不看我爸也活不过来了,干吗要去做这些既浪费时间又没有意义的事情?”

“涛涛,你就从来不想爸爸?”刘娥问儿子。

“妈,我6岁他就不在了,我想他,他能帮我交学费吗?他能代替我学习吗?他能活过来吗?”

方涛话音刚落,刘娥便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。这是自丈夫去世后,她第一次打儿子。她没有想到自己吃尽苦头养大的儿子居然如此冷血。方涛捂着脸,万分不解地看着妈妈,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家跑。等刘娥紧赶慢赶地回到家时,方涛已经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坐在炕上看起书来。

8月26日,是方涛离家上大学的日子。一路上,刘娥的眼泪就没有断过。到了火车站,离火车开动还有四十多分钟,方涛却非要上车,说想坐在火车上看书。然后,他不顾还在流泪的妈妈,也没留下一句让妈妈好好照顾自己的话,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那天回到空荡荡的家,刘娥放声痛哭。除了想念儿子,更多的是一种从心底里生出的失望。

接下来还有更让她心焦的事:儿子上了大学就像失踪了一样,既没给妈妈打电话,更没有来信。刘娥放心不下,托邻居帮忙写了一封信寄去学校,这才收到方涛的回信,信的内容很短:“妈,我一切都好,只是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,时间实在不够用,今年寒假我就不回家了。”

尽管儿子说寒假不回家了,但刘娥还是心存希望。一直等到大年三十,刘娥彻底失望了。那个年,刘娥连饺子都没包,一个人躺在冰冷的炕上泪流成河,内心五味杂陈。

当想到儿子下一学年的学费还差一大截时,刘娥再也哭不下去了。她起身下地,开始用缝纫机轧鞋垫,好拿到集市上卖,一双一元钱。干着活儿,刘娥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。她想好了,等到开春的时候,就买些鹅鸭去海边放养,光是卖蛋的钱就可以解决儿子的一部分学费。这样,四年很快就会过去,等儿子出来工作了,一切就都会好起来……刘娥乐观地等着儿子大学毕业的那一天,四年里尽管她没有一天闲着,但还是欠下了两万多元债务。方涛虽然多次获得学校及系里的奖学金,但那些奖学金他都用来给自己买书、买电脑和添置各种学习用品了。

2005年7月,一心盼望儿子毕业的刘娥,等来的是儿子被保送本院本系研究生的消息。乡亲们羡慕地对刘娥说:“别人家的孩子连大学都考不上,你们家方涛居然保送研究生,将来肯定出息大了。”

刘娥听了,心情十分复杂。她有一种隐隐的担心:这样学下去,儿子会不会变成书呆子。

梦想破碎后,母亲开始执著的拯救

为了试试儿子的水平,刘娥在方涛放假的时候交给他一个任务——帮舅舅家的表弟补习初中课程。结果没教一个小时,两人就不欢而散。方涛对刘娥说:“这种白痴还让我教他,这不是拿我开心吗?”而其表弟向姑姑投诉的却是:“表哥讲的还没我的同桌讲得明白呢!”

还有许多小事,都在加剧刘娥的担心。比如让方涛去海边放鹅鸭,当天就走失了三只;让他去集市买肉,明明告诉买三斤,他买回来不是两斤就是四斤;虽然刘娥数次提醒,但方涛见人从不主动打招呼,他的理由是“打招呼干吗?说的全是废话……”

这些细节令刘娥很忧心,她担心儿子将来找不到工作,就算找到工作,领导、同事会喜欢与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打交道吗?刘娥甚至担心,会有女孩喜欢这样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的男子吗?

2008年年初,方涛就要研究生毕业了。刘娥在电话中得知,方涛已经报考了本校的博士生。刘娥再也坐不住了,她决定去学校劝劝儿子。没想到在学校,刘娥受到的刺激更大——儿子的实际情况,比她料想的还要糟。

她摸索到方涛的寝室时,方涛正在上课,同寝室的葛俊同学接待了她。葛俊对风尘仆仆赶来的刘娥嘘寒问暖,照顾得十分周到。当听说刘娥是来阻止方涛读博时,葛俊十分坦诚地对刘娥说:“阿姨,您应该比我们更了解方涛。他真的是学愚了,再学下去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。就连他的导师都说,学习几乎成了他逃避社会的工具。前一阵,我们一起出去找工作{堂堂一个研究生试讲初一的历史课程,居然把一半的学生都给讲跑了。他不光照着课本念,而且还念得支离破碎。”葛俊越说越激动,“至于平时跟同学的相处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我跟他同寝两年半,从没见他打扫过一次卫生。阿姨,您看看他的床,像不像狗窝?您说,如果连生存、自立的能力都没有,再高的学历有什么用?”

刘娥直听得坐立不安。晚上,终于把方涛等回来了。刘娥努力平息内心的种种不满,柔声说:“方涛,妈一天没吃东西,请你出去吃顿饭吧!”

那顿饭,是母子多年来最为奢侈的一顿,也是一个母亲与儿子最艰难的一场谈话。刘娥讲述了母子共处中让她感到难过的那些细节,讲到同学乃至教授对方涛的评价,刘娥问方涛:“儿子,妈虽然是个农村妇女,没你读的书多,可是妈知道读书是为了长本事,你跟妈说说,你的本事在哪儿?就是会考试、能拿高分吗?但你能考一辈子试吗?博士读完了,你还考什么?一个男人这辈子不能自力更生,不能养家糊口,你不觉得白活了吗?妈这些年为了供你读书,累得就剩下一把老骨头了,你难道真的不心疼吗?”

方涛哭了,哭了很久。他对刘娥说:“妈,我试过去找工作,可是没有地方要我。我很受伤。我发现除了当学生,这辈子我什么都做不好……”说到这里,方涛哭得更加伤心。

看着无助的儿子,刘娥的心碎了。没有一个母亲会真正怪责自己的儿子。她把儿子扶起来后,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对他说:“妈一个寡妇,一个农村妇女,能够把你养大,供你读完南开大学的研究生;你有文化、有知识,一定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。妈妈可以帮你,大不了咱回家种地、养鹅、栽樱桃也能致富。但妈妈更希望,你的书别白念。博士咱不读了,咱从今天开始好好做人,把做人这一课好好补上来。行吗?”

方涛很用力地点了点头。第二天,刘娥带着儿子一起去找工作,母子俩努力了半个月,碰了半个月的壁。刘娥决定把儿子带回老家。而方涛这时已经开始对母亲言听计从了,他知道母亲不会害他,他也决定再也不让妈妈失望。

2008年4月,方涛研究生毕业回到老家,进了他的母校,当一名不要工资的中学历史见习老师。对于学校史上最高学历的方涛,学校当然十分欢迎。但刘娥没有让儿子直接上讲台,而是让他从见习老师做起。有意思的是,方涛去上班时,刘娥会送他去,一路叮嘱他:在办公室主动打扫卫生,见到同事要主动打招呼,只要有时间就去听各科老师的课……晚上,刘娥会在校门口接方涛,母子俩一路聊回家。回到家,刘娥会让儿子做各种家务;每个周日,娘儿俩要么去方涛奶奶家,要么去姥姥家,帮她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晚上,刘娥让方涛先备课,备他最熟悉的历史,然后再讲给她听。

刘娥至今还记得儿子第一次给自己上课的情形。刘娥坐在小板凳上,方涛以墙当黑板。刚走到“黑板”前,方涛用小得像蚊子一样的声音说:“同学们好!”刘娥训道:“你没吃饭啊?再说一遍!”方涛的声音大了一些,刘娥依然不满意。结果一句“同学们好”,方涛重复了五遍,好不容易才过了关,可备好的课文内容全忘了。他想走下“讲台”,妈妈不让:“想到哪儿说哪儿!”方涛便断断续续地像背课文一样讲起课来,讲着讲着,竟痛哭起来,蹲在地上,无地自容。刘娥走过去,摸着儿子的脑袋说:“今天你至少过了‘同学们好’这一关。儿子,慢慢来,你一肚子学问,总有一天都能倒出来。”

就这样,母亲给儿子当“学生”,夜夜如此。刘娥在听完第191天时,一句评语也没给,方涛不禁小心翼翼地对妈妈说:“妈,您别生气,我明天讲得肯定比今天好。”刘娥却说:“儿子,明天敢不敢跟你们教导主任申请去上课?”方涛犹豫了很久才小声地说:“敢。”“干吗那么小声,你觉得说‘敢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吗?”“妈,我敢!”方涛大声地说。

第二天,方涛真的上了讲台。刘娥躲在教室门外偷听,紧张得很。等到下课铃响起,刘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全身都被汗打湿了。待儿子走出教室看到她时,刘娥眼含热泪对儿子说:“妈想给你鼓掌,可是妈一点劲儿都没了。”

那天,方涛把妈妈背回了家,还说:“妈,打今天起,我一点儿苦也不能您你受了。儿子背妈,天经地义。”

更让刘娥骄傲的是,儿子肚子里的满腹经纶终于在现实的教学中发生了化学反应,不久,他不仅顶起了历史教研组的半壁江山,还成为其他学科的教学干将。

就在笔者采访这位不平凡的母亲时,我们接到了方涛学校的校长给刘娥打来的电话:“方涛已经被评为学校2009年度优秀教师。”听到这个消息,刘娥笑了。这位饱受苦难与折磨的母亲终于以自己的智慧,把儿子培育成才。那一刻,这位母亲让我们肃然起敬,不是因为她有一个正在优秀起来的儿子,而是她能够不离不弃地把一个“废人”变成一个有用的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 吴炎

 

随附:录取通知书

巴特比不幸遭遇了“黑色七月”,他接连申请了8所大学,不料全军覆没,颗粒无收。临近毕业的中学校园,仿佛大战前夜的城市,忽然兵荒马乱,再无往日的宁静。一纸大学录取通知书,把一个教室的同学们划分成了两个阵营,被录取的兴高采烈,落榜的则垂头丧气。几家欢喜几家愁,两手空空的巴特比心事重重,不知该如何向父母开口。

现实很残酷,却无法逃避,巴特比不得不把这个结果告诉父母。父亲大失所望,母亲连连唉声叹气,就连妹妹也开始瞧不起他。由于巴特比糟糕的成绩,全家人都感到脸上无光,尤其是父亲,在同事和亲友面前简直抬不起头。巴特比灰心丧气,独自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躲在家里度日如年。几天后,巴特比忽然收到一封邮件,拆开一看,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,疯狂地大喊大叫:“我被录取了!”那是一张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,他意外地被南哈蒙理工学院录取了。

这个场景太熟悉了。每年到8月,无数中国家庭都照例会上演这一幕,但场景换到美国,让我很不适应。有人说全球化就是中国化,这要有点想象力,因为片中后来发生的事对美国人来说是青春喜剧,对中国人来说是纪录片。如果这就是全球化,全球化就太悲剧了。

巴特比的录取通知书让一家人都高兴坏了。虽然南哈蒙理工学院没什么名气,全家人以前从未听说过,但毕竟是大学,父母脸上又有了笑容。开学这天,父亲亲自开车将巴特比送到学校,并见到了校长。虽然校园规模不大,看上去还略显破旧,学生也不是很多,但是个个朝气蓬勃,父亲满意地回去了。他做梦也想不到,眼前的这一切,竟是个骗局。

大学是假的,大学生是假的,就连校长也是赝品,所谓的“南哈蒙理工学院”,纯属虚构。这所雷人的山寨大学,正是巴特比的杰作。他无法忍受父母的脸色,于是找到班上另外几位同学商量对策,一伙相同命运的落榜生聚在一起,忽然迸发出了这个创意——既然没有大学要我们,干脆自力更生,创办一所大学,自己录取自己。

他们精心伪造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煞有介事地建立了招生网站,还成功说服了一位同学的叔叔临时客串校长。不可思议的是,他们居然找到一处刚刚废弃的单位大院,粉刷一新,“南哈蒙理工学院”横空出世。开学这天,巴特比又在网上召集了大批学生前来助阵,成功地骗过了父亲。

《录取通知书》这部电影让我想起韩寒的故事,这孩子读高中时,由于七门功课不及格,被迫休学。办理休学手续时,老师关切地问他,你不上大学,将来怎么养活自己呢?韩寒怯生生地答,稿费。办公室里所有老师都笑了,笑得意味深长,也许在老师们看来,只有大学才是通向成功的必经之路。

关于要不要上大学,巴特比与父亲曾有过激烈的辩论:“大学每年的学费是2万美元,根据我在网上查到的统计资料,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,一年可以挣2万美元,也就是说,在接下来的4年内,你可以选择让我消费8万美元,或者让我出去挣8万美元。”巴特比极力想说服父亲,不要迷恋大学,大学只是个传说。父亲却勃然大怒道:“这个社会有它的准则,第一条准则就是上大学。如果你想融入社会,如果你拥有快乐而成功的人生,就必须上大学。”

父亲固执地认为,大学是人生唯一的出路,然而不幸的是,巴特比通往大学的路却总在施工中。走投无路,他终于爆发,以恶搞的方式发泄了心中的不满。父亲亲自去实地考察,居然没有看出丝毫破绽,看到这里,你还笑得出来吗?

这部电影是亲戚家的孩子向我推荐的,他说:“我看了三遍,哭了三次。”他遭遇了巴特比同样的命运,由于高考失利,原本挺活泼的孩子,忽然变得沉默寡言,多愁善感。作为亲戚,我只能鼓励他继续努力,不要轻易放弃,但是我还想说,人生更像一场马拉松,起跑时冲在最前面的,往往不是冠军。

更何况,那所山寨大学的校址,其实是个废弃的精神病院呢。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姜钦峰

附:谁使中国孩子想象力世界倒数第一

2009年,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对全球21个国家进行的调查显示,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,想象力却排名倒数第一,创造力排名倒数第五。结论很熟悉——“中国孩子的创造力被传统教育扼杀了”。

       教育家拿世界上两个最重视家庭教育的国家——中国和以色列做了比较。以色列家长教育奉行“狮子育儿法”:让小狮子离开母亲,自己学会生存;中国的家庭教育则走向两个极端:要么娇宠,要么棒喝。结果是,以色列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有近10位,而中国却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 在整个教育体制没彻底变革的前提下,家长们真将孩子当狮子放到盛行丛林法则的中国当代社会,还没呲牙,估计先被老师加权贵一起给灭了。其实,现阶段中国无法撑起孩子们想象力的天空。

       老师不能。这些人都是传统教育体制下的蛋,根本没有受过创新教育的训练,而且应试教育体制不改,其一切职业荣辱都与成绩牢牢挂钩,孩子上学只有一件事就是想着取得好成绩,可以将想象力用于写作文撒谎迎合主流价值观上,其余看不到更多用途。

       家长不能。他们大多知道转型社会竞争之惨烈和上升通道之狭窄,如果自己没混好,为自己孩子将来能在拼爹盛行的社会中获得更多生存空间,必须逼迫孩子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光放飞理想的翅膀,仰望星空,你以为自己是鸟人——能飞啊?

       经济不能。中国制造处在产业链的最低端,山寨成风,市场创新主体得不到国民待遇,急功近利严重,创新尊重知识产权的法规不少但难以执行,企业更需要工程师而不是发明家。

       社会不能。中国社会评介体系是文凭大于文化,关系大于能力。有想象力不如重温下民谚——在家靠父母、出门靠朋友。有想象力可以在生存无忧的前提下用于个人爱好,社会真不怎么需要——你也就理解了自古以来咱泱泱大国为何奇技淫巧盛行了。现在有干部都向党保证娶小三了,多有想象力啊,还有什么不可能——简称我能。

       文化不能。自古盛行中庸之道,奉行皇权无比喜爱的温良恭俭让,连老拿出来吹牛的四大发明也基本用于奴化人民、怀柔远夷、取悦龙颜,与推动社会经济发展没直接关联——有关联也是结果而非动因,且疑似特爱祖国的人后来苦心孤诣地赋予的。

       托改革开放的福,近30年不少同志敢为天下先,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确靠天才想象力作出了丰功伟绩,但不幸的是,当代中国体制转型进入深水区,权力对微观经济干预加重,权贵资本主义阴霾浓重,利益集团固化加剧,成为扼杀创新文化的痼疾。

       我没有刻意得出当代中国想象力无用论的结论。这也不是鄙人愿意看到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 我的真实意图是:由于中国孩子想象力世界倒数第一仅仅痛批中国教育是于事无补的。否则会播下龙种,收获跳蚤。

       即使教育界有识之士如今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忠于教育规律,尊重孩子天性,倡导创新思维,理解尊重培育其想象力,并助其意外成才,也难逃为西方经济社会发展输送人才学前班的结局。目前,中国流失西方社会的中国精英已位列全球之冠——事实胜于雄辩,其中究竟可为镜鉴。

       一个盛行的逻辑是:教育改革应首先从高考制度下手。事实上,首先应下手的是:整个落后于经济社会发展的行政管理体制的改良,进而带动整个文化系统的彻底嬗变。

       只要法治的市场经济体制形成,每个人能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前提下展开博弈,能力至上的评介体系得以回归,教育总是产生高分低能的废品,何以徒存?——顺利变革自不用赘述。

        打扑克牌的胜负不仅取决于牌的好坏,更取决于出牌的顺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